推荐资讯

若是像原本的轨迹给李显你五年的时间让旁人看到了你的无能说不定

发布时间:2018-08-19 08:19 浏览:
“圣力三年xx月xx日。下。”
 
    读完了一篇圣旨之后,殿中的朝臣们则是一个个的纷纷开始拱手施礼了起来。
 
    自这最后的一笔落下的时候,李唐的最新的继承人,就跟着尘埃落定了。
 
    所以,这心最为忠心的臣子们,终于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他们的起事成功了,而作为隐形的首脑,狄仁杰狄公的最后的一番心血,终究是没有白费。
 
    当然了,他们脑海中紧紧的绷着的那一根弦儿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到了这一刻起,那还在各自脖子上悬着的铡刀,也终究是消失不见了。
 
    今日的夜晚,即将过去,那被众人期盼的黎明,还久吗?
 
    对于朝臣们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庆幸的时刻,但是对于堂下的三个人来说,有些人的情况就不怎么美妙了。
 
    原以为自己乃是三子,是武皇陛下现存的儿子当中的最为年长的皇子,这些朝臣们不都是崇尚嫡长制度的吗?
 
    为什么这圣旨之上出现的是相王的名字,却是无一人反对呢?
 
    李显想不明白,他也不敢发话,但是那个胆子比胸还大的韦氏,则是毫无顾忌的就将自己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反正现在已经是李旦上位了,若是现在不闹,等到这圣旨在今日的大朝会之上一经这宰相的手发布出去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与其今后要仰人鼻息而活,不如轰轰烈烈的争上一把。
 
    所以,早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权势的武则天,就迎来了韦氏的诘问:“母亲,您的圣旨是不是写错了?”
 
    “您的三儿子,才是您最年长的儿子啊,而您当年将他从庐陵召唤回来的时候,不是打算将他立为皇太子的吗?”
 
    “这些,母亲,难道你都忘记了?”
 
    而随着韦氏的这一声落下的时候,一旁的武皇陛下是笑了,是耻笑。
 
    “呵,既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你若是直接说,儿臣想要那个皇位,朕还能敬佩你们三分的勇气。”
 
    “现如今是你们逼迫的朕写退位的诏书,朕的心中不爽了,朕想要谁来当这个皇帝谁就有资格当这个皇帝。”
 
    “这儿子就剩下两个,朕自然选一个朕看得顺眼的儿子来当。”
 
    “怎么?你有意见?”
 
    到这时候鱼死网破,不值当,都是李唐的血脉,都是一样的好脾气,谁来不是当呢?
 
    朝臣们沉默不语,而韦氏却是奋力的反驳:“儿媳不服,那李旦与我家相公想比,并无出众的本领,依照嫡长制度,理应李显继位。”
 
    冷笑一声的武皇,朝着李旦的方向看了过去的时候,眼睛却是一亮,因为她看到了一个极力想要隐藏自己身形的熟人,也是许久到,都快忘记的一个惊鸿一瞥的男人,那就是顾峥。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武皇陛下直接朝着顾峥的方向一指,说道:“你说的那个道理,站不住脚,这朝臣之内就有人,分分钟的就能说出两三条的原因,来让你心服口服。”
 
    “喏,朕给你指个人跟你分说,那,就那个。”
 
    这武皇陛下的手随意的一指,就把顾峥给指了出来了。
 
    就连本身在他身边的稍微近一点的朝臣,都瞬间的将脚丫子往外侧退出来了几分。
 
    瞬间,就将空荡荡的站于李旦身后的东宫洗马给昭现了出来。
 
    “顾峥,你来说说吧。”
 
    被明确点名的顾峥,此时正有一千头的骆驼从他的心中奔跑而过,其凌乱程度不亚于龙卷风肆虐而过。
 
    他口中的草尼玛这样不文明的词语,在这个时刻中还不能喷涌而出。
 
    最最要命的是,自从他进入到了这个殿堂之内,他神识海之中的笑忘书就蹦跶了出来,与那个祸国殃民的器灵,正在进行着殊死的搏斗呢。
 
    不是说吞不下去,而是吞下去了不好的消化。
 
    这一方大能丢下来的佛家之物,是又红又金,顽抗到底的就想回到佛祖的怀抱。
 
    在消化的过程中,顾峥都能看到小金球的肚子,就像是怀胎七月一般的,胎动躁动个不停了。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刻之中,这武皇陛下突然把他揪出来,闹出这一场的幺蛾子,这不是找事吗!
 
    但是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刻了,这可是关乎到能不能够顺利回归的事情,作为李旦的既得利益的共同体,顾峥自然是义不容辞的上了。
 
    而那个在朱砂痣中的委托人的灵魂,也瞬间的打起了精神,看着这个外界的大能,怎样解决这一次的危机。
 
    顾峥瞬间就调整好了心态,在众人面前不疾不徐的一拱手,才娓娓的道来。
 
    “既是陛下有令,臣不敢不从。”
 
    “臣先从陛下曾经所颁发的旨意内容上来阐明吧。”
 
    “神龙三年,陛下在狄阁老主人的见证之下,下诏书就立了皇四子李旦作为大周朝的皇嗣继承人。”
 
    “由于陛下对于皇太子的设立比较反感,朝臣们自然是同意了这个所谓的换了一种说法的皇嗣的设立。”
 
    “但是这个时候,庐陵王陛下李显在做什么呢?”
 
    “远在流放的民居之中,做着男耕女织的民家百姓的生活。”
 
    “在李旦殿下,随着武皇一同学习打理朝政的时候,那李显殿下在山水之中陶冶情操。”
 
    “在李旦殿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将这朝内的三方面的势力,协调平衡的时候,李显殿下又在做什么呢?”
 
    “捕鱼,喂鸡,为明日中的餐饭担忧。”
 
    “而直到今年,皇帝陛下感念您与韦氏皇妃过得不易,将显皇子的家眷具都召唤到了东都洛阳之内。”
 
    “赐予王爵,赐予封号,赐予你们足够的高官厚禄。”
 
    “但是,这许多年的远离朝政所拉下的功课,让三皇子与四皇子之间的差距,已经很明显得被拉开了。”
 
    “若是今日天大亮的时候,这退位诏书一经颁布,能够顺利的接管朝政,在当日中就能让这个国家,这个朝廷,有序的运作起来的人,必然是四皇子李旦,而非是两眼一抹黑的三皇子李显啊。”
 
    若是像原本的轨迹,给李显你五年的时间,让旁人看到了你的无能,说不定,就会有那有心人像是太平等人的支持,这皇位自然会落到更加无能的人的头上。
 
    可惜,早了五年,早了五年的水到渠成,早了五年的武皇陛下与张家兄弟的相遇。
 
    当然了,顾峥不会居功,他只是平静的继续阐述着这些事实。
 
    “所以,这是四皇子优秀于三皇子,更是有利于这个国家的其一的理由。”
 
    听到这里,全殿的人都齐刷刷的点头。
 
    国家的平稳过渡是最重要的,坐在上首的人,自然也不能在关键的时刻中掉链子。
 
    否则这将成为李唐的笑话。
 
    看到大家的认同,顾峥下意识的顿了一顿,才继续的说了下去:“其二,也就是看子嗣继。”
 
    “据我所知,四皇子子嗣之中,有五位嫡出子嗣,兄弟之间素来和气,长子李成器,为人和善,善于书画,而三子李隆基,更是被武皇都称赞的颇有太宗风范的,能开辟新风气的最有出息的孙子。”
 
    “而三皇子的子嗣呢?不用我多说了吧?韦氏皇妃,您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唯一的嫡子,早已经早殇。”
 
    “剩下的三位庶出的皇子,皆是碌碌无为之辈。”
相关阅读